再见OI-NOIP2017退役游

真的退役了啊。。。很难受

D1T1推了半天推出了个假公式。

D1T2似乎全打了大写。

D1T3已经没什么时间想了。

D2T1第一眼以为计算几何,结果是个SB判连通。

D2T2第一眼想到个状压DP,感觉不太对,卡住了。码了个暴力。后来发觉状压DP没错,赶紧码,然而最后没调出来,交了暴力。

D2T3好难,直接暴力。最后暴力文件名忘改QwQ。

没的说,直接退役。


八年前,我四年级。

第一次知道编程(当时只会叫这个)。玩了一学期电脑什么都没学,退了,只留下了个编程很难的印象QwQ。

四年前,我初一

第一节信息技术课,老师让我们做了一套类似奥数的卷子,然后压线被选进信息学竞赛班。这应该才算我第一次接触OI吧。

记得刚开始时觉得这玩意儿好像很深奥很难的样子,还问了一波Ab_Ever大佬怎么打头文件,清楚了之后发现这玩意儿好像还很好玩呀!!

初一下学期(maybe),区赛踩线一等(结果这成了我整个OI生涯唯一一个一等QwQ)

去某强校(石门中学)考了个试,进了所谓创新班,是为了初高中衔接。于是,有许多个周末假期都要去苦逼地听课写代码。那时候的创新班好多人啊。。。

在各种懵逼中度过了初一。

三年前,我初二

开始热衷于刷水题,为刷水题而提前过上初三的生活。

每天第一节晚修浪,第二节晚修逃去机房躲作业(作业是第二节晚修下课收)。文化课成绩差的一匹。

NOIP2014,差30分一等,二等滚粗。LZY、Ab_Ever大佬一等。

创新班偶尔开课,我、Ab_Ever、LHM、LZY石狮四人组天天考试垫底。人越来越少了。

后来LZY大佬说考不上石中,也退了。

GDKOI2015:

lws:“有个重点中学邀请赛,我们学校有几个名额,你们去不去?”

我们:“要钱吗?”

lws:“一人500报名费。”

我们:“要钱啊!!!不去!”

GDOI2015,目睹石中六个人进队以及钟惠兴大佬AK屠场,开始梦想着自己也有一天能站在GDOI的领奖台上。本蒟蒻差10分银牌,于是铜牌第一滚粗。

两年前,我初三

已经开始半退役搞中考了。上学期刚开始那会创新班开了几节就停了,不知不觉中创新班从最开始的四五十人到现在只剩十几二十个了。

lws找我去区赛,以中考为由拒绝了(虽然只需要一个下午)。

因为市选爆炸(我记得我很多都会做啊)没进市队,拒绝了GDOI2016。

NOIP2015,T2题目原本是给个100*100的表格,我脑抽算了下100*100=10000,于是把10000打了上去开了10000*10000的,没检查,MLE爆零,于是又二等滚粗,LZY大佬也回来考了,AK。

中考爆炸,没考上石中,也和喜欢的人分开了。

努力为你改变
却变不了预留的伏线
以为在你身边
那也算永远
仿佛还是昨天
可是昨天已非常遥远
但闭上我双眼
我还看得见

查成绩的的时候还在石中集训,查完后马上卷地铺走人了。

没过多久,创新班Q群就把我踢了。

那时候很绝望啊,感觉自己一无所有了,人生也失去了梦想。想着自己会如何平凡的度过这一生。

慢慢平复下来后,感觉还是想继续学下去啊。

去年,我高一

感谢中考同样爆炸的CSH大佬把我重新拉入OI坑。学校给了间散发着“毒气”的机房当做训练室。

每天有时间就到机房打打代码,学学新复习算法,感觉中考完整个人都变傻了,好多学过的算法、技巧都忘了。

NOIP2016前停了一周课,成功“躲”过学校体艺节。

NOIP2016智商感人,D1T3傻逼DP然而看到期望就怂了,没做,D2T3没考虑到抛物线开口向上的情况,导致样例没看懂不会做,差20分,再次二等滚粗。

GDKOI2017,某题忘开long long,三等滚粗。

佛山市选,市队名额六个,我第八。某题距正解只差一步,没打。

GDOI2017前停了一个月的课。

GDOI2017,D1T1KMP写挂,D2T1宽搜写挂,胸牌滚粗。

今年,我高二

NOIP2017爆炸,差得多了,退役。


很想说一句“大学ACM见”,但是我怕到时候已经没有勇气再参加任何竞赛了。

虽然仍有遗憾,但是我知足了。原本中考完就该退役的,又多苟了一年,多学了点算法,赚了。

我努力过了,尽管结果不尽如人意,我也只好“无所谓”了。竞赛是一场豪赌,七个小时六道题,决定了今后的路。

感谢Ab_EverCSHwangKsClatututu等各位大佬这么多年一路同行,祝你们明年顺利进队!本蒟蒻就先滚了:)

1
2
3
4
5
6
#include<cstdio>
int main()
{
printf("Goodbye OI");
return 0;
}

我们都曾心怀梦想,最后却只剩我一无所有。